概念框架

 

近数十年来,世界上各个地区以及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日益加深。与此同时,在全球、地区、国家和地方等各个层面,人类生活的安全与可持续性正面临日益严峻的威胁,而此种威胁只能通过采用整体性思维和系统性行动才能予以有效应对。然而,在此文明发展的紧要关头,人们用以理解现实和指导行动的智力工具却日益碎片化,且经常沦为某些社会团体和利益集团为自身利益辩护的工具,为此遭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群体的质疑和摒弃。在各种有关现代化和宣扬肆意积累物质财富的意识形态失去了使人盲信的魔力之后,很多人放弃了批判思维的能力,转而臣服于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主义等思潮,或者陷入麻木不仁的境地。

 

全球文明研究中心认为,在整个世界走向日益融合的大趋势下,那些仅仅着眼于为人类社会相互竞争的不同组成部分谋利、着眼于促进人类生活的某些有限领域的发展与治理的机构和意识形态,其影响力已经达到了极限而纷纷失效。当前环境、经济、政治、文化、学术、道德和精神等领域日益严峻的危机,正是人类集体生活发生深刻转变的表现。另一方面,无数的个人和团体以及一些政府正在倡导新观念,采取建设性的行动,以促进一个以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公正和繁荣为目标的世界新文明的发展。在人们奋力推进文明进步的背景下,全球文明研究中心致力于促进社会形成一个具有内在连贯性的概念框架,以引导个体与集体的知识生产进程。

 

诚然,当前我们面临的种种智力挑战,无法通过采用某种非黑即白的意识形态或者现成的教条加以解决。各种理论、学科、文化、科学、宗教和文明,不管源自东方还是西方,都含有珍贵的洞见,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人类的境况、现实的本质及其不同方面、指引人类行动的核心价值、人类所应追求的集体理想以及具体问题的解决之道。所有这些思想体系,都应该也都能够对如何推进文明进步的全球性探讨有所贡献。但是,这些思想体系也都有其局限性,无论就其所涉及的领域而言,还是人们当前对其基本原则的理解和应用而言,都是如此。对于这些思想体系,不管是独尊一家而罢黜其余,还是将其纳入一筐进行抽象糅合,都不是解决当今现实问题的可行之道。

 

本中心认为,当今时代所需的新洞见与各种危机的解决之道,无法通过提倡思想竞争或强制统一思想的办法来获得,而只能通过上述协作性的公共话语构建进程才得以呈现出来。此种探讨有助于消除不同理论、实践、哲学、文化与宗教进路之间的交流障碍,彰显不同思想体系之间的关联,使新的洞见和解决方案得以出现。但是,话语构建如想有效开展,必须植根于一个不断丰富完善的概念框架,一个旨在探究有关本体论基础、终极目的、社会行动的进程与方法等关键议题的概念框架。

 

全球文明研究中心正在思考构成这样一个概念框架的若干要素(如下),希望通过这些概念来探讨被一些中国学者誉为“未来的宗教”的巴哈伊信仰的思想和社会实践所具有的潜在贡献,以及被阿博都-巴哈在1910年代称为“未来的国家”的中国的传统文明及其当代思想和经验所具有的潜在贡献。

 

文明  自从现代性问题面世以来,“文明”概念就一直争议不断:文明的基础是传统、宗教还是科学发展?文明是否只为特定的文化或者民族所拥有?“文明冲突”是否不可避免?全球文明研究中心认为,关于文明这个议题的公共话语构建必须超越此类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文明到底是什么?人类需要什么样的文明?文明的物质面向和精神面向之间应该如何关联?文明应该如何包容并超越文化差异?在一个包容整个人类的新文明的发展演进中,人们如何成为其积极的参与者和建设者?

 

人性  我们关于人性的基本假设,如何影响我们对个体与集体进步之可能性的憧憬?这类假设又如何影响我们为实现此憧憬而采取的行动和创立的社会机构?如何理解我们的“精神能力”并对它们进行滋养和开发?“人的本质在于其高贵的精神”,这种理解对文明发展的意涵何在?

 

多元一体  若没有对“一体”概念的深入理解,家庭、社会和世界的和谐有可能实现吗?多元与一体之间存在着怎样的有机联系?可以采用哪些手段来滋养和巩固不同规模的社会组织的团结?如何遵循“天人合一”的精神原则推动人类走向一体或大同的境界?

 

正  对公正的渴求是很多人改善社会状况的动力源泉。如何把公正理解为一种可以被个人、社区和机构加以培养、训练和应用的人的精神能力?如何在人类一体的思想框架内理解公正的含义?在建设全球性新文明的语境下,公正的概念应该如何理解与实践?

 

赋能  在人类一体和公正这两条价值基础之上建设新的文明,必然要求人人参与其中。那么,如何提升不同社会、经济、文化、教育和族群背景的人群的参与能力呢?如何以一种不同于对抗性的权力争夺的模式来理解和动员民众的参与能力?我们如何理解与表达爱心、团结、公正、超脱与服务等美德所蕴涵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如何在社会机构的运作过程中得到强化与应用?

 

知识:人类文明是通过知识的生产、传播与运用而不断进步的。在文明转型的当前阶段,人类需要何种形态的知识?关于世界的物质与精神维度的知识(人们通常以“科学”和“宗教”来命名这两类知识),应该如何理解两者之间的互补性?知识的产生与运用过程如何与思想观念和社会行动融为一体?社会基层产生与应用知识的潜力如何才能得到系统的开发?

 

全球文明研究中心既对上述概念作一般性的探讨,也在具体研究领域和话语构建活动中与合作伙伴一道对这些概念进行深入的探讨。此类研究与探讨既涉及社会学、人类学、管理学、思想史与宗教学等学科的方法与理论,也涵盖中国以及世界上其他古代文明、哲学派别与主要宗教传统和经典中蕴含的概念和智慧。

 

全球文明研究中心组织或参与的研究项目与公共探讨课题,大致可归为两个领域:一是宗教在新兴全球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二是中国对新兴全球文明发展的贡献。具体课题見“研究领域”。